許石枝 先生/沼口笙子 (日本支援者)-(130)

接到這封訃文,平凡的我,實在難以相信,我所敬愛又仰慕的許石枝先生,沒留最後一次見面的機會,就這麼快永別了。


讓我時時刻刻想起的是「九份」的美食,從我不願意離開的出生地故鄉,無情地,把我強行送回不認識的國土日本。


說不出口的「台生的悲哀」,幸虧有知我心,有愛心的許先 生,他體貼我,陪我登山,而從山上往下眺望基隆港,那是我曾經離開而傷心欲絕的地方。


「把過去的悲情?到雲霄,今後我們要往前看,培育起新的友誼」。唱那首歌「再會吧,台灣!」而告別了,是在我十八歲的春天,是許石枝兄教我唱的。


當我們登山時,爬到他少年的時候,有許多痛苦回憶的金山,他就跟我說:「小時候,常常颱風過後,我就到河川裡尋找金子,拿回家給我母親,以彌補家用」等等往事。


「人,無論在甚麼情況,只要他懷抱著努力向前的意志,前途必定是光明的。」他這樣說,我把這一句話當做我的『座右銘』。

想起當時,經菊野女士介紹,而有緣認識許石枝先生這樣優秀的人物成為知己,是我一生的至大榮幸。


感謝菊野姊。


石枝大哥,您如果在天國遇見野田姊、呂敏姊,請您傳達她們,我沼口在問候她們。


「隔很久,我在聆聽〈呂敏姊〉錄音帶。


禱告,祈求馬利亞,祝福大哥在天之靈。


和米契爾神父一起禱告。


直到將來某日,在天國相會之時,請您保持心情愉快,謹此 沼口告別之辭。


送給 石枝吾兄。

寄自 過海,遙遠的西都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