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 親 節 特 集-獻給我敬愛的母親/杜武志 (會員)-(139)

去年父親節,我在『玉蘭莊だより』一百三十六號期刊發表過感言。今年母親節也想藉此機會,提一下有關母親的事。可是觸景偒情,寫得真不好,於是再提筆改寫。

我母親叫杜陳玉綢。非常疼我,也很用心栽培我。記得我曾在台大醫院開過刀,之後,晚上麻醉藥效退了,覺得很口渴,傷口疼痛。可是當我看到母親睡得那麼甜,就像聖母瑪利亞一般慈祥,我不忍心要她起來,於是強忍下去...。不知為什麼,這一幕情景老是縈繞在我腦際,始終忘不了。

台灣經過長達三十八年的戒嚴,終於開放門禁了。母親是我家頭一位以依親之類前往香港觀光,接著遨遊歐洲,又前往日本看櫻花。不知是否因此過度勞累,竟因此中風而不起了。由遼寧街四十五巷(鄭月菊名下)遷回改建的新居(現地址)後,她竟說:「我們回我們自己的老家好啦」之類的話。後來請人幫忙家事,也請阿姨(曾在台大當〝付添〞(看護)【台灣外來語,即ツキソイ(tsukisoi)】) 來照顧母親。記得在母親逝世前八天,我們在歌林公司音響出版部將「啊!母親」這首曲子(詞:杜武志、曲:鄭月菊)製成錄音帶用來表示母親愛我一家人多麼「長闊高深」,而母親聽過後點頭說好聽,我們這才安下心來。
現在我們在玉蘭莊過得真開心、很自在。期望明年的父、母親節過得更光彩、更豐盛!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