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危險的右傾、軍國主義/郭維租醫師-(140)

「動劍的人,要喪命在劍下」。

主耶穌這句教訓是永遠的真理。草會枯,花會凋謝,然而上帝的話永遠不變。我們也在短短幾十年當中,親眼體驗這事實。
八月十五日又來到,六十八年前的記憶還新鮮在心裏,絶不會忘記。一九四五年春天,東京在三月十日和五月二十七日,遭到兩次大空襲,每次將近十萬人被燒死,帝都變成一片的廢墟。我住在小石川大塚仲町,公寓好不容易能免遭難,但周圍也幾乎被燒掉。後來廣島和長崎被投原子彈,又是每次將近十萬人當場喪命,並且後患無窮。就這樣戰爭結束了。感覺真像古人所說:「國破山河在」。

軍國主義日本本崩潰,敗戰和美軍佔領的未曾有的國辱!日本國民應該永遠不會忘記。戰爭是罪中之罪,又就是上帝的罰。古來戰爭都以種種理由做藉口而推行。德川家康要攻打大阪城消滅豊臣家當時,以寺院銅鐘的「國家安康」為藉口,說是把「家康」兩斷的咒詛,太可惡。又在古代中國,歷代王朝末期發生內亂時,叛軍必自稱為救百姓而站起的「義軍」。其實戰爭是殺人放火,豈能有所謂的「義」!

近世東亞發生的日清(甲午)、日俄戰爭,滿州事變、中日、太平洋戰爭,一連串的戰爭,雖然有了種種原因,但主要是日本現代化崛起之際,採取富國強兵的軍國主義路線,是不可否認的事實。起初為防衛列強的侵略而不得已這樣做,然而當初的目標達成了之後,「國防的第一線」依然繼續往前進展,又認為「攻擊是最好的防禦」,自以為在自衛,卻客觀上是明顯的侵略。
今天釣魚台的情勢,很像八十年前滿州事變的情形。只是中國已經不是當時那麼的無力。個人間吵架當然要有對手,錢幣没有兩枚打不響。吵來吵去,不知不覺就動手,擦槍走火,終於發生不可挽回的衝突!真可怕!其實雙方都十分了解彼此是鄰近大國,經濟關係密切,應該彼此體諒共存共榮。卻雙方都內部有種種矛盾和困難,為把國民的眼光轉換,而對外採取強硬姿勢。是另有目標,所謂「敵人在本能寺」。這樣鼓吹「愛國心」對外強硬,是各國政治家往往容易採取的,卻真是危險。往往因誤判而走火,發生激突的大事。

內村先生固執不戰和平,更說基督教的真假可由它對和戰的態度來判斷。矢內原先生挺身反對日本侵華而被迫辭東京帝大教授。高橋先生常常警告日本近年右傾、軍事化的危險。他們都遵守主的和平不報復的教訓。

我在大戰中,在東京念醫科,到二十三歲是日本國籍。真想不到能邂逅矢內原先生。他在山林間小路散步大約一小時中所說的話,真打動我的心。他說:「日本現在處在極度的難局,解決之路只有一條 | 悔改歸正,在主面前謙卑。」我覺得好像魚鱗從眼睛掉下來。我辛辛苦苦遠渡東京,就是要聽這一句,我主要目的達到了。日本攻打中國,在台灣人的心目中,像是父親在欺負母親,真是難過。我們幾個好朋友相邀到日本念大學,也是要親眼看日本的真相。我很感謝父母在小康的家計中,勉強湊合而讓我能去東京留學。蒙矢內原先生開眼,我認識永生上帝,公義慈愛的天父,信主耶穌。矢內原先生蒙主召天後就蒙高橋先生指導,真感謝。

信主以後七十年,蒙主保護大戰中能躲過高千穗丸海難、東京大空襲,終戰那一年九月東大畢業,在醫院實習之後,翌年回台,又經過二二八、白色恐怖等等難關。前幾年退休,子女大多留美國,就來美國輪流在子女家裏度晚年。在教會內外敍述上主奇妙的恩典,就是我餘生的重點。

戰後已經過二世代,日本「興起不知約瑟的新王」,没有戰爭慘禍的體驗,不知祖父的勞苦(現首相、副首相的外公,都是戰後主要的首相)。年輕力壯氣傲,又是右傾軍國主義,真是危險!雙方應該理性、克制,事情平靜談。基本態度確定了,具體的方策應該是不乏。

當然基本上需要「敬畏耶和華」「遵守主耶穌的教訓」,自然就會認識大家彼此是天父所創造的,應該「四海兄弟」。這才是避戰和平的基礎。以自己思想或利益為中心的態度,是人想成為神那樣。是亞當的原罪。這絶對免不了上帝公義峻嚴的審判。

當然中國也是同樣。為從國內各種矛盾混亂把國民的眼光轉移,鼓吹愛國心,採取對外擴張強硬政策,和鄰近各國摩擦是危險的玩火!這不就是日本近世走過來的路,通往破局的老路嗎?當局者年輕時經歷各種人間辛酸,應該十分理解事情。希望在百忙繁亂中,能謹慎深慮處事,在這民族復興的氣運中正確領導,使國泰民安。

人類為何這麼健忘又短見!真是可悲可嘆!那當然是像先知以賽亞所說,上帝使他們聽不見、看不見、不懂真理的。他們背棄上帝,就不免遭到審判。其實上帝是滿心等待他們回頭歸來,悔改歸正。歸來吧!不是到蘇連多,而到主身邊!

公義和平是國家的理想,是天父的旨意。

「公義高舉邦國,罪使民蒙辱」。

先知這句話是永遠的真理。有耳朵的人都聽吧!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