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洪雅沼弟兄/洪以臻 傳道-(146)

想起父親,心中有許多的感念與遺憾!

大概是國小四、五年級時,有一天父親從台北出差回來,要我與母親都到他前面,鄭重地拿出一支口琴,很有名的蝴蝶牌口琴,說是給我的禮物,然後問我喜不喜歡? 我馬上脫口說:不喜歡,因為我不會吹。 當下感覺到他的失望,但也沒說什麼,這是他唯一的一次送我禮物。這幾年發現他背袋中有一支口琴,也看過他在玉蘭莊吹奏過,應該就是那隻吧!


高中一年級,學校在台中,我住校,學校規定每天晚上都要在教室自習。大概快學期末了,有天晚上教官要我出去會客,原來是父親帶東西來給我。憨直的我下到樓下,看到父親,完全沒有表現出驚喜、也沒有寒暄問候,就等父親把手上的東西給我,我拿了東西就轉頭回教室,因我單純的認知要照規定回教室,完全沒有想應該陪父親一下,因他遠道而來。那時他是在金山核一廠上班,我不知道那晚他是如何離開學校?

到了大學唸淡江,離他工作的金山算近了,四年中我只去找過他一次,應該是大一的時候。那次在他的宿舍,我問他攝影的技術問題,這是他的專長,他很詳細的向我解說,我們難得這樣親近。過了許久,將近聖誕新年節期,我寄了一張賀卡給他,沒想到他竟然跑到淡水我住的地方跟我說,親人不必寄賀卡,此後我就沒有再寄過賀卡給他了。

大學畢業後在學校服務一年,之後申請出國唸書,這時候家庭經濟不充裕,但是爸爸得知我想要出國,私下跟媽交代不可以攔阻我,要支持我出國,後來得知母親是去借錢來支付我的學費。畢業回國後,我隨即就結婚,又聽說爸爸要母親不可以跟我拿錢,因為我需要經營一個家,會有許多負擔。這真是非常不容易、又難得的愛的作法,當時的我卻都不明白。


我與父親的關係,似乎都在一個固定的距離中進行。從前面許多的事情可以看見父親對兒女深層的關愛,他非常知道我們的需要,但卻總是不常聽到他和悅甜蜜的話。例如下班後到他住的地方看他,我睏了在椅子上打瞌睡,要是以前媽媽在時,她就會悄悄為我蓋個毯子讓我睡好,但爸就不會,他總是開口叫醒你說累了就回去睡啊!讓我總是摸摸鼻子離開,當然也知一直到這三、四年,我從加拿大回來,碰上他的健康開始出狀況,必須有人陪他出門,我與弟弟、及姐與妹有機會與他較親近的接觸。他除了每天例行三次出門健走之外,最喜歡的事情就是每週一、五到玉蘭莊聚會,所以我們就每週各一次陪他去聚會。這真是他最念念不忘的地方,每次回家的路上他就拿出聚會表看,確認下一次聚會時間內容。每天在家都要看月曆,然後跟我說玉蘭莊還有三天、還有兩天。到了前一天便會問我:「阿臻,你知道明天要去哪裡嗎?」我答說去玉蘭莊,他就高興滿懷,並且準備好錢說:「你也要便當喔!」看著他滿足的喜樂,我們也跟他一齊喜樂。


所以感謝玉蘭莊提供爸爸這十多年來的聚會與照顧,謝謝玉蘭莊中的所有長輩朋友的愛護與包容,您們大家都是爸爸最美好的同伴,這一切都是上帝在這當中的恩典與保守。謹以此文紀念在天父懷中的爸爸!

(會員洪雅沼長子追憶)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