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eshi-san」物語 /杜武志 -(148)

小學時候,每天都有體操活動,進了中學,便再加上游泳課,每月有一次十公里馬拉松競賽,足球則是北二中傳統的校技,在寒假裡的劍道課黎明前便開始,對手通常是個子較高大的學長,因而經常被竹劍擊中後頭部而頭昏腦脹,真不好受。當然每天上課前,有一場體操,有時用乾布擦身體。雖然如此,北二中在運動方面還是比不上台北一中。一九三一年十月十九日台北高等學校曾辦過一次全台中學生數學學力調查測驗,結果台北二中的平均成績勝過台北一中(台北二中平均三十四﹒〇﹑台南二中∕現台南一中三十二﹒二﹑台北一中三十一﹒三﹑台中一中(註)二十二﹒四﹑台南一中∕現台南二中十七﹒四......)。

  玉蘭莊也在開課前便播放象徵日本戰後復興的「青色山脈」歌曲,而做配合性的體操。日本NHK早上八點五十分也有早操節目「みんなの体操」。可惜我一直沒有養成做早操的好習慣。

  老實說,我在被惡性流感鬥倒之前,一直盼望著能早日看到帶給我美好回憶的初瀨桑的信。但後來不敢再奢望了,因為曾經遭遇過一件難過的事。

  話說,我離開高醫後,在台北成功高中教過五、六年的書,後來因緣際會(我的第一本書『病歷句例』獲補助出版乙事上報),而被挖角到板橋一家公司服務。如眾所知日本自從開埠「明治維新」僅僅六十年便從亞洲一個貧窮落後的國家一躍而成為世界五大強之一。

  有鑑於此,我想一個人、家庭,公司也可以像國家如日本一樣,只要徹底革新、改變體質,不是一樣可以成為近代化的大企業嗎。但前提是必須先把全體員工洗腦成功才可。於是我先把『明治天皇』乙書翻譯成中文,在公司「壁報」欄連載刊出。當然現行日幣一萬圓上的福澤諭吉所主唱的「入歐脫亞」思想,「富國強兵」策施非徹底灌輸不可。當時日本幸而末代將軍德川慶喜毅然決然把「大政奉還」皇家而挙國士族又能配合推動,於是未出現群雄割據局面中國則因〝軍閥〞而分裂...,國家很快統一並成為亞洲霸主。『明治天皇』的著者小島政二郎是位典型的明治人,遣詞或有不妥,畢竟是位資深作家。我希望中文版不至於成為惡名昭彰的「海盜版」,乃請其幫我題書名等。為了表達敬意與誠意,我也前往鎌倉膽拜那尊大佛,而後拜訪小島先生。但他夫人模樣的婦人應門說:「老師不在...」,而留下無限遺憾。但「日本能率協會」則甚至替我題「序」。尤其赴日時取得已故「日本生活心理協會」會長高橋鐵先生之夫人相贈高橋先生大著『日本性典大鑑』乙書則使我銘感五內,至今不忘。初瀨桑不愧是位我所心儀的日本女性。她寄給我的信封太棒了,讓我一直在夢中徘徊。文者人也。她說:「難得收到你的「手寫信」,使我感到非常溫馨,如同見到你一樣。」大概從手寫信可以感受到寄信人的心思情感,而倍感親切吧。但看到因宗教關係,吃不到豬肉,而且有恐怖份子在蠢動。之後我非常反悔,想當年她在台時,為何沒有好好盡地主之誼。之後好事連連,例如接到津田勤子老師的信。她曾經在致理商學院教書,是位博士生。雖然在已故張寬敏教授所創辦的「蘆葦會」見過她後便時而藉通信請教。她也曾經提到說:「手寫信」使人無限懷念。這次使我大大驚奇的是,她不再叫我「杜先生(老師)」,而改稱為「Takeshi先生」。又說,她上次回日省親時,把我送給她的CD(台灣NSO音樂總監兼指揮呂紹嘉指揮,貝多芬作品)轉送津田爸爸欣賞。想不到她爸爸表示要成為日本在地的「粉絲」。按呂氏在華人圈的名氣不輸日本小澤征爾。我們台灣有句吉祥話:「祝你食百貳」,是從『黃帝內經』借用過來的。將來或許有實現的一天。可惜昔日一些健壯的同學,有的忽然患病而逝,使我感慨良深,我則雖然馬齒徒增,卻在不知不覺中,活過了八十大關。

  回想起來,我進台北二中時,日本敗象已露,校園也吹起了軍國風。有一天,姬宮秋好,一進教室便擺出一副臭臉,像發瘋似的,向前天輪值打掃的同學T君,撿起竹劍便往他左肩部砍下八十次。T君臉色蒼白,立正、強忍著,教室鴉雀無聲...。當時台灣人尚無當兵義務,但當局一聲令下,三年級生便一下子變成娃娃兵,而我們低年級生則被調到台大近旁之蟾蜍山上做工事。

  時間過得真快,我畢業後便去高雄。在高醫時我出版過『中國古代性理學』,我屬於日本所謂的「戰中派」,所以能刻苦耐勞,但對於老化這一關則毫無辦法。現在坐着讀寫一個小時,便想往床上爬。躺在床上固然可以看書,但不能好好寫字,不就等於「行屍走肉」了?現在想辦法做復健,除此外似乎無計可施。尤其糟糕的是,我們的社會、家庭結構起了大變化,由於個人主義作祟,又工業化、社區化,結果不斷向「核家族化(Nuclear Family)」邁進。生即性,根據日本貝原益軒(杉靖三郎著:『養生訓と現代醫學』)所說,必須先做好人際關係,包括親子關係乃至社會全般事宜:對於現狀不抱怨,心平氣和;對子女也得慈愛不忘感恩。果真如此,玉蘭莊不正是一個理想的學習好地方嗎?根據這個做人處世原則,今後我要好好對待自己,而且實現一個「夢」想,那就是在有生之日,能在夢裡相見。(會員)

(註) 戰後,台南二中、二高女改制為台南第一中學、女中。台北二中、三高女乃向省教育處爭取台北第一中學、女中。最後當局決定配合新台灣建設之終極目標‥仁愛、成功、和平、建國而為命名。改制後之仁愛中學,於日僑遣送完畢後廢校,並在台北一中校內台北四中借用之舊址設立建國中學,台北三中則改制為和平中學,不久蛻變為師大附中,又取得前台北四中建校預定地。台北前省中只剩下成功與建國兩校。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