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工專欄-「在台灣有在乎日本人的場所」的我見 ---一位玉蘭莊義工的見證--- /清岡康枝

「青春活潑的歌聲阿...」 自從初次看到大家隨著輕鬆明亮的歌聲,踏步與揮動雙手做體操的樣子,讓我非常感動,轉眼間已經七年了。我來玉蘭莊做義工服事的機緣,是早在日本人會婦人部當幹部時得知玉蘭莊的事。玉蘭莊是日治時代,受日本教育的台灣人,或日本婦人為中心,大家以日語溝通,唱日本歌曲,以及參與持續為老人提供豐富活動的社團。我本人除了當義工之外,也協助每月擔任繪畫講師,與會員分享快樂的時光。

許多會員對我說,年輕時,成長的過程,是受日本師範教育,薰陶日本文化,對於他們來說,實在是最寶貴的黃金時代。有人以閃亮的眼神對我說:「那時代,我是日本人呢。」我也和其他各樣的人相遇,聽他們的傾訴。

記得以前在我的繪畫課,有一位從來不缺席的九十多歲老人,因年高體弱,有時從椅子站起來,都感到吃力。大家在吃午餐交談時,他卻是最早報到上課的,一個人坐在位子上,安靜地上等候著。一到下課時,卻將所分配到的餅乾點心,悄悄地塞進我的作業服口袋裡,不好意思的表情,對我招手告退。他這種紳士式,表示感謝的舉動,使我感到窩心。對於他的用心和仁慈的態度,油然起敬。這位長輩,曾經對我說了一句動人的話。有一天,突然對我說:「我來這裡,能看到日本人,就很開心了。」

當時日本人並沒有像現在那樣流行來台灣。外子調職來台之前,我很慚愧,對台灣日治時代的詳細歷史,所知不多,連台灣的位置都很模糊。對於這樣的我,遇到這位老人突如其來的深厚感情,只有覺得激動而不知所措了。

有長輩說,在學習日語成長的時代,自己被塑成現在的樣子。也有人說,自己持有認真堅強的個性,是因為受過日本教育的關係。甚至有長輩對我強調,雖然自己被認為是日本人,所受的待遇,卻與本土的日本人有差別。使我這個聽者,反而感到有一點尷尬呢。 (以下略)

有人說「玉蘭莊如同我自己的家」,或「玉蘭莊是我生活的圈子」...。玉蘭莊的會員,實在有太多意想不到的人生故事。

能夠領受這種美好的機緣,我很感恩。但願我頭髮白的時候,能像各位玉蘭莊長輩一樣,抱著開朗且積極態度的人生觀哦。

玉蘭莊各位長輩的生命姿勢,是我永遠的好榜樣。

﹝本文摘自日本人會月刊「珊瑚十二月刊」上作者文章﹞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