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訪金門/理事長 都丸正夫

去年的十月二十七日~三十日,在朋友的邀請下,我第一次造訪了金門島。當時雖然有颱風逼近台灣,讓我有點擔心回程的飛機。但非常恩典的,那四天的天氣好得不得了,將我的擔心完全吹散了。順帶一提,從台北飛金門的飛機大約一個小時,但從大陸的廈門(Amoy)搭船只要三十分鐘左右,天氣晴朗的日子甚至用肉眼就可以看到廈門的高樓大廈。

看看每天的計步器,第一天走了一二〇二八歩,第二、三、四天各走了九三八〇、一四一八一、一二八一四步,全部加起來總共是四八四〇三步,真的是走了不少路。我們參觀的景點,除了高粱酒廠和把古厝民宅弄成的民宿村以外,還仔細地造訪了各個戰場的史蹟。這當中,古寧頭戰役和八二三砲戰因為是許多士兵陣亡的戰場,所以令人印象特別深刻。一九四九年十月的古寧頭戰役,包含中共的兵士,總共戰死了一萬人以上。一九五八年八月二十三日所展開的雙方砲擊,在為期四十四天的砲戰中,中共發射了總共四七四九一〇發的砲彈,造成五〇〇〇棟的房屋全毀或半毀,包含小老百姓一〇〇〇人在內,據說死亡人數總共高達三萬到四萬人。

這趟旅程讓我深有所感的一件事,就是過去和現在是相連在一起的。我想起一年前,神讓我有機會認識另一位同樣姓都丸的年輕牧師的事。「都丸」這個姓,我只聽說在群馬縣的高崎這個地方非常多,但他聽他的父母親說,其實最早是來自新潟,更追溯回去的話,是上杉謙信時代負責神事的武士。我想起了第一次聽到這些事的時候,對於現在和過去其實是緊緊相連的這件事,感到很震驚。

邀請我們參加這次金門之旅的黃長老是金門人。大約五十年前我以宣教士的身份來台時、他正好以牙醫的身份去日本工作。和他認識是在三十六年前,我在原宿的台灣教會服事一年的那個時期。雖然現在教會已經搬到川越了,但從那之後,只要每次我回日本,就會互 相聯絡。他帶我們參觀了他的老家,鉅細靡遺地探索了這個小小的村莊。他原本生長的房子雖然已經被砲彈炸毀了,但後來又新蓋了四層樓建築的新家。另外,當地所到之處,仍然還遺留著戰爭的痕跡。被砲彈炸毀的房子、 殘留著彈孔的牆壁、放學後所挖的防空洞等等,真實的景象令人一點都不覺得已經過了超過半世紀那麽久了。透過長老親身的經驗,也讓我共享了跟自己從來不曾有過連結的金門的歷史。

同行的李牧師,因為五十八年前曾經在離金門島不遠的小金門島當兵一年,在他特別的要求下,我們也造訪了他以前去過的教會。雖然現在已經變成空地了,但他仍然一邊回想從前模糊的記憶,一邊告訴我們大門在這裡、禮拜堂在這裡,還描述了當時他跟教會的牧師正在禱告時,砲彈落在旁邊的房間,兩人差點就沒命的往事。同時他也和我們分享了生命的見證。他說他在這裡當兵的那一年,那份畢業於台灣最高學府台灣大學的自豪之心,雖然因為那些老兵的欺負和嘲弄,被弄得遍體鱗傷,但後來他卻當上校園團契的總幹事、波士頓中華教會的主任牧師、華福的總幹事等等,成為神的僕人大大被神所使用。而這一切的基礎,都是在這個小島上所度過的那一年辛酸痛苦的經驗所培養起來的,對李牧師而言,小金門就是他屬靈的「里程碑」(Milestone)。

詩篇七十一:十八
神啊,我到年老髮白的時候,求你不要離棄我!
等我將你的能力指示下代,將你的大能指示後世的人。
若無人講述的話,歷史就不會傳承下去。年長的我們,有著將自己所知的講述給下一個世代的使命。自己是怎樣生活的?不只是成功的部份,也包括失敗,以及最重要的信仰,都要持續地傳講下去。

詩篇九十二:十四-十五 
他們年老的時候仍要結果子,要滿了汁漿而常發青,
好顯明耶和華是正直的。

對於年老,沒有必要感到悲觀。人就是因為年老,才能看見年輕時看不見的事情。年老的時候,你是會被旁人說「以後也想變成那樣的老人」,或是被說「不希望變成那樣的老人」?我認為這取決於我們過去的生活方式。不過從現在開始也不晚,希望每個人都能以美好的方式增添年歲。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