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蘭莊的原點 (the Origin)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濟南教會 長老 林良信

三十一年前的某一天,我接到當時「日本基督海外醫療協會」(略稱:JOCS) 派遣駐台的堀田久子 (Horita Hisako) 宣教師的電話,她邀我一道前往在內湖的一所安養中心,探望先慈的摯友K姊妹。先慈於先父歸天之後,獨自一人在台南生活的時候,堀田宣教師每個月一次,搭當天來回十小時的火車,前往台南,專程探望先慈,先慈得到莫大的激勵。我夙來感念堀田宣教師的恩情,所以,我立即偕內人陪同堀田宣教師前往內湖。那是在捷運文湖線大湖站附近的四樓公寓的一樓。當我們踏進安養中心的瞬間,撲鼻的惡臭迎面而來。可能是經費不足,失禁的長者未穿著尿布,任由糞尿排放所致,說是人間煉獄也不為過。睽違廿年以上未見的K姊妹罹患帕金森症,喪失言語機能,手腳抖動,整個人癱在輪椅上。堀田宣教師似乎常去,她與內人為K姊妹洗澡,換上乾淨的衣服,用湯匙餵她稀飯之後,我們一起唱日文讚美歌,恭讀詩篇,禱告分手。極度衰弱的K姊妹,雖然活在惡臭的當中;但是,她的臉上綻放着如同百合花般,滿足而平安的笑容。三十一年後,她的笑容,仍然活在我的心中。過了不久,上帝息了K姊妹苦難的一生,安息歸天。堀田宣教師與當時天母的日語國際教會的加藤牧師,舉行小小的入殮禮拜,我也參加。我再度拜見了K姊妹祥和平安的遺容,我終於明白是耶穌基督的福音帶領了這一位弱女子走過人生的苦難。

K姊妹的原生家庭是戰前日本東京的富裕家庭。她在東京與台灣的青年結婚。婚後,先生帶她回到台灣南部鄉下生活,不料,新婚的先生早在娶她之前,已經與台灣的女子結婚成家,並且有子女數名。晴天霹靂的打擊,使她痛不欲生,她陷入人生的谷底。遭受欺瞞的打擊之外,加上經濟的貧困,及台灣與日本之間的文化落差使她一度陷入自殺的危機。所幸,先慈與數位同信的姊妹組成的「台南日語集會」帶領她認識福音,安慰她,鼓勵她,她緩慢地從打擊中從新站立,她住在鄰近高雄的鄉下,她開始以教日語作為她自立的第一步。這是漫長的艱辛奮鬪,她過着極度刻苦的生活,撙節自己的生活,栽培先生的子女就學。在漫長的奮鬪歲月當中,她熱心地參加「台南日語集會」。她忍耐長達廿年以上的艱辛歲月,直到先生的子女大學畢業。她因着他人的罪,不由自主地受苦;然而,耶穌基督的福音改變她的生命,帶領她學習饒恕,學習獨立,學習忍耐等候。她的能力雖然微薄;但是,她以犧牲自己,培育年青人作為她人生的目標,開始新的人生。雖然她在惡臭當中,結束了苦難的人生;然而,上帝賜她平安。她以她的生命,活生生地見證了福音的偉大價值。

過後不久,堀田宣教師向我透露籌設玉蘭莊的構想,邀我同工。堀田宣教師不再提起K姊妹的往事;但是,我相信K姊妹的人生是堀田宣教師籌設玉蘭莊的原點 (the Origin)。玉蘭莊的原點應該是:

˙哥林多後書五章十七節:
「所以,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