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工專欄-向玉蘭莊獻上感謝/長澤京子

「公公、婆婆、你們都好嗎?」

時間飛快,我來到台灣已經將近二十個年頭了。

二〇〇〇年秋天,我以語言留學生的身分造訪台灣,二〇〇二年跟台灣人的丈夫結婚。結婚當時,我還不太會說中文。在人生地不熟的異國生活,雖然有樂趣,但也有碰到瓶頸的時候,煩惱也不少。

這種時候,每次一有機會就出手幫助我的人,就是我先生的父親。我公公是一九二九年出生、生長在日本教育的世代,他的日文非常流利。

婚後沒多久,我在日本生了大兒子,然後回台灣,展開了人生第一次的育兒生活。在不習慣的育兒生活中,有時去醫院,我聽不懂對方講的話,我想傳達的對方也無法理解。現在回想起來,雖然也沒什麼大不了,但對那時候的我來說,實在是一件大事。

這種時候,我公公就會大老遠地從宜蘭趕來(那時還沒有雪山隧道),一邊抱著孫子,一邊幫我翻譯,讓我覺得安心而且壯膽。

不過,那個時候的我,因為還不習慣跟日本截然不同的台灣流的育兒方式,所以無法坦率地接受公公婆婆的幫助。

後來,二兒子出生了,我們以每個月一次的頻率,全家大小一起去宜蘭公婆的家聚餐,這變成了我們家的例行公事。公公會用日語跟孫子們說話,但婆婆說她日語全忘光了,只會講台語,所以沒辦法跟孫子們聊天。不過相對的,婆婆會準備很多美味的食物招待我們。現在回想起來,當時應該要多去看他們才對・・・

因為先生調職的關係,從二〇一四年起,我們全家移居到了香港。原本很樂觀地想說,香港跟台灣一樣都是中華圈,生活應該不會有什麼差異,但當時國語並不通,在香港的生活跟我原先所想的完全不一樣。包含孩子的教育問題在內,當時我的心情可以說絕望了極點。

這個時候,向我伸出援手的,是我在那邊認識的許多貴人。透過這些人,我漸漸更認識自己,也學習很多,得到很大的幫助。

二〇一七年夏天,公婆相繼過世。那是在我們移居香港、無法像以前一樣常回去看他們的時候接到的噩耗。接到消息時我非常悲傷,好想要有更多時間陪陪他們。

公婆在過世的前一年,就入住一家天主教的安養機構,其實那時他們倆老就已經一起受洗了。

如今兩人應該是在天家,互相依偎,過得很幸福吧。

前年,我們回到了台灣。對於之前在香港得到諸多幫助、讓我得蒙拯救的那份感謝之情,我實在很想以具體的形式來呈現。

就在這樣的時候,我跟玉蘭莊相會了。

儘管我開始當義工幫忙才一年多的時間,但很開心能以義工的身分跟大家在一起,並且日漸成長。

真的非常感謝。

每當我看到這些充滿活力又開朗愉快地度過每一天的會員們,我就忍不住會想,如果公婆也在這裡該多好・・・
無法跟公婆共度的時光,我希望能跟各位一邊交流一邊開心地度過。
今後也請多多指教。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