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 工 專 欄-閃亮亮 台灣旅居記/木下拓海

大家好,我是從二〇二〇年的七月起,開始來到玉蘭莊擔任義工的木下拓海。我是在兩年前,以留學生的身分來到台灣的。現在唸完了台灣的美式高中,一直到明年上大學之前的這段空檔期間,一邊在日語教會服事,一邊在玉蘭莊叨擾大家。

就在此刻,也許因著年輕不懂事,我厚臉皮地寫下了「叨擾大家」這樣的字眼。但就在寫完的當下,我突然回過神來,心想:「呃,不會真的有叨擾到大家吧?」一股不安湧上了心頭。之所以會這樣想,是因為我覺得,既不會彈鋼琴、也不具備手工藝相關的特別才華的我,在玉蘭莊「唯一」的工作,就是跟會員們一起共度相處的時光,並大幅降低整個會場的平均年齡(笑),僅此而已。雖然是半開玩笑地這樣寫,不過這也是不爭的事實。當然在回家之前會幫忙打掃,待在玉蘭莊的大半時間,會陪會員們一起做體操、畫畫、寫書法等等。看起來似乎沒有做什麼像是一般印象中「義工」會做的事情,但儘管如此,大家還是會說「跟年輕人講話真開心」、「想知道更多年輕人的事」等等,用著溫暖的態度迎接我,真的令我非常感謝,是我的至寶。

同時,這也成為讓我再次重新省思的契機。讓我明白,單單只是一起共度一段時光、閒話家常,也是非常寶貴的服事。當然,自己沒有特殊的才華或技藝,這仍是不變的事實,但是,與其一直感嘆自己的「沒有」,倒不如把握機會,在會員們希望我來、說樂意與年輕人交流的情況下,將上帝所賜給我的「才華」,發揮到最大極限來服事人。當然,前提是,如果「唯有此刻才有的年輕」也可以算在我所擁有的「才華」之內的話。

話說,我之所以來到玉蘭莊,是透過日語教會的連結,長野深雪小姐的邀約。之後,在屢次造訪中,最讓我感到驚訝的,就是會員們活力充沛的樣子。不管是卡拉OK或桌遊,還有前一陣子聖誕禮拜中跟會員們一起獻唱了三首歌曲以及表演了三首手鈴樂曲。透過這樣跟會員們的活動,我腦中浮現的,是現在仍住在日本的我的祖母們。自從我來到台灣之後,雖然感覺上跟日本的距離似乎多少變得有些遙遠了,但儘管如此,我卻在台灣經歷了從前在日本未能經歷的、與祖父母那一輩長者的交流。跟會員們在一起時,大家常會聊兒孫輩的事。看他們每次談到兒子、女兒和孫子們在過年或連假時回來看他們的時候,總是講得眉飛色舞、十分開心,給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儘管地點不同,但我的祖母們,也跟會員們的狀況很相似。就如同很多會員的兒女們都在國外一樣,對我的祖母而言,兒孫也是在離她有點距離的地方,她也總是在等待兒孫回來看她吧。至今為止,我都只有在大型連假時才會回老家。而現在,自從每星期去玉蘭莊之後,我終於明白,祖父母無論何時總是在引頸期盼著我們回去。原來有些事,是我待在日本時因為距離太近而看不見,但一旦遠離之後才會發現的。這就是我在旅居台灣的生活中,額外學習到的事情。對於讓我經歷這麼多美好邂逅的玉蘭莊的各位,我真的是發自內心充滿感謝。

*木下拓海同學即將從四月起,進入日本的大學就讀。
期待他在日本一樣有活躍的表現!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