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工專欄-玉蘭莊與夏威夷草裙舞與我/島田法子

我是從2022年1月起,在玉蘭莊參加義工活動的島田法子。我住在台灣,到今年已經是第14年了。

以前曾聽說過有玉蘭莊這個團體,但自己從未想過要進一步去了解它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組織、在做些什麼?

我想,先前之所以一直沒和玉蘭莊扯上關係,應該是因為我心裡從來就不曾有過想當義工的意識。

那麼,這樣的我,為什麼會走進玉蘭莊呢?那是因為我聽說,住在附近的朋友重金優子擔任玉蘭莊的總幹事,於是我開始思考,自己是不是能夠幫上她什麼忙?

為了能幫上重金優子的忙,於是我決定要參加玉蘭莊的義工。

玉蘭莊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到底在做些什麼?我在滿腦子都是問號的情況下,打開了玉蘭莊的大門,結果我看到的是一群活力充沛的紳士淑女。

我從小就幾乎沒有跟祖父母相關的回憶。我的父母親都是東京人,所以我沒有所謂「鄉下的老家」。爸爸那邊的雙親(也就是我的祖父母),在我出生時就已經在天國了。跟媽媽那邊的外公外婆,雖然有接觸,但小時候的我,可能認識現在的我的各位,完全想像不到,那時我很內向又很怕生。因此,我幾乎沒有跟外公外婆講話的記憶。

現在,我能這樣和玉蘭莊的各位會員們認識,並且常常聊天,實在是非常開心,好像彌補了我小時候沒能體驗到的經驗,我覺得非常幸福。

從今年起,我開始以夏威夷草裙舞講師的身分,教大家「呼拉」(夏威夷語的舞蹈的意思)。為了籌備從今年2月開始的活動內容,優子女士從去年11月就開始找我商量,我得到我夏威夷草裙舞老師「KUMU」(夏威夷語的我所學習之門派的老師的意思)的允許,可以教會員們夏威夷草裙舞,並且決定曲目就選定為會員們在卡拉OK時唱過的「淚光閃閃」,然後配合歌曲,由我自行設計手和腳的舞蹈動作。

有會員們問我「老師妳學習夏威夷草裙舞多久了?」,其實我開始跳夏威夷草裙舞的契機,是因為我的母親先學了夏威夷草裙舞。在社區活動的時候有發表會,嗯,大概是20年前了吧(回想起來還真是驚人哪),每當有發表會的時候,我就會以觀眾的身分去看媽媽的表演。然後我就覺得,哇!大家跳得好開心喔!身為女兒的我,也感到非常開心,同時也湧起了想學的慾望。這就是我學夏威夷草裙舞的契機。

於是,我來到台灣之後,開始學夏威夷草裙舞。雖然曾因為要養育小孩而中斷過,不過還是持續了7年。一開始非常地困難,身體的動作完全不聽自己的使喚,好幾次都感到十分挫敗,不過,「持續就是力量」這話果真不假,現在我跳得非常開心,而且繼續不斷地努力,想要更加精進。

夏威夷草裙舞是夏威夷的舞蹈。夏威夷人的起源是玻里尼西亞人,而台灣的原住民也被認為是玻里尼西亞語系。能夠在這個與日本有深厚關係的台灣,跟各位會員們跳這個與台灣有共通起源的夏威夷人的舞蹈,我感到這真是一段十分特別的時光。

同時,在夏威夷草裙舞中,有表現向神獻上祈禱的動作,是非常神聖的舞蹈姿勢。在活動中借給會員們穿的裙子叫做「PAU」。這個夏威夷草裙「PAU」的穿法,為了向神表示敬意,要從頭上往下穿。脫的時候也是,要往上拉然後從頭上脫掉。這是正確的穿脫方式。用很多的布料做成的十分華麗的「PAU」,雖然有點重,穿上之後有點熱,不過在活動中,會員們都很願意穿上,看起來十分華麗,也讓整個活動歡樂無比。

能夠有緣在玉蘭莊跟各位會員們相遇,一起跳夏威夷草裙舞,真的是十分感恩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