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工專欄—盡孝道/天野千加子

2021年4月30日、因丈夫工作異動的關係,我隨同丈夫一起來到了台灣。其實最開始,我們的計畫是丈夫自己一個人來,或是丈夫先來,我晚一點再來。因為當時二女兒的預產期是4月中旬。但沒想到,孫女在3月28日,比預產期還早了兩週就來報到了。(對我來說是第三個孫子了)於是,原本打算要隻身前往的丈夫就對我說:「既然孫女已經平安出生了,妳就跟我一起去吧!」結果,我只好急忙準備出國的各項事宜。

在東京出生長大的我,在1984年因著結婚這個契機,離開了東京。因為丈夫的工作必須時常異動,所以我們全家總共搬家了16次之多。我們的4個小孩(1男3女),平均每兩三年就轉學一次。現在回想起來,實在覺得有點可憐。

剛結婚之後的12年期間,因為丈夫的工作地點都在外縣市,因此很少有機會跟父母見面,頂多只能偶爾打打電話而已。當時不像現在可以視訊通話,所以都是靠打電話聽聲音,來確認父母親過得好不好。

母親從70多歲起,就因為腳不好,開始坐輪椅生活。到了80多歲,心臟也變得很不好。照顧母親的父親,也在80過半的時候動了心臟的大手術。每次在父母親住院的時候,我總是盡可能地抽空前往探視。

2014年,我的第一個孫子,對我父母來說的第一個曾孫出生了。兩位老人家對於能抱到曾孫,都感到非常地欣慰。就在飽嚐了喜悅之後的7個月,母親因為心臟開刀後狀況突然惡化,我還來不及見她最後一面,她就撒手人寰了。還好在母親離世的前幾天,很慶幸能夠讓她在病床上抱一抱曾孫,這樣是不是多少有盡到一點孝道了呢?

2017年,第二個孫子出生,父親得以抱到第二個曾孫。2020年4月,與父親同住的嫂嫂跟我說:「爸爸越來越虛弱了,恐怕撐不過夏天。」但當時因為新冠疫情擴大,日本政府發出緊急事態宣言,因此實在無法回去探望父親。

5月中旬,父親在同住的哥哥一家人都沒有察覺的時間,靜悄悄地離世了。我在沒能送別兩位老人家最後一面、連對他們說一聲「謝謝你們生下我」的機會都沒有的情況下,就跟我的父母親訣別了。
從2022年4月開始,我來到了玉蘭莊,以義工的身分在這裡幫忙。在會員當中,有不少人的年紀跟我過世的父母親一樣大。

有句俗語說,「子欲養而親不在」。現在我雖然無法對親生的父母盡孝道,但藉由一個月幾次在玉蘭莊的幫忙,我想我在天上的父母親應該也會感到欣慰吧。

雖然不知道丈夫在台灣的工作期間還有多久,但我希望,待在台灣的期間,能夠盡量跟會員們一起開心地度過。

今後依然還是要請各位多多關照喔。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97